阿良是个好人。

碧云不落-05

*这章着实有点草,主要想写的事情堆到下章一起写

*我从山里活着出来给大家产粮了

*下一章柳剑神[搓澡老大爷.ver]上线

*我好饿,有没有好吃的零食安利


<伍>

青儒第一天来这里,柳词不免得多带他在山下晃了晃。

山下有小贩卖草编的小蛐蛐小老虎,快入冬了,画糖人的铺子也多了起来,花舞剑又叮嘱柳词添了个手炉和自己要的熏香,大包小包的东西买齐,太阳都要掉下山头了。

 

这一下就超出了柳词计划的时间,他只好把所有东西都丢给花舞剑,把青儒夹在胳膊底下踏着逍遥游回论剑峰。

 

花舞剑踩着轻功找到他的时候,发现这对师徒正在论剑台上。

青儒大概是第一次享受这种极限轻功的待遇,道冠都歪了半边。柳词在后面给他重新扎头发,青儒本人则哆哆嗦嗦的抱着论剑台上的歪脖子松树,脸色发白,连连干呕。

旁边几位爱凑热闹的大哥眼神一个劲的往这边瞥。

 

花舞剑质问他:“柳歌妤,你看看,你就没有考虑过小孩子的感受吗?没有,你只考虑你自己装逼。”

柳词理直气壮:“你放屁,你看儒仔明明就很开心,摇头晃脑的。”

青儒:“呕哇。”

 

“高兴的都哭了。”

“你良心也他妈的被蚀心蛊了吗?”花舞剑怒斥柳词不人道。

 

山下日落,山上晚霞仍旧艳丽,柳词只来得及带着青儒向四处转了转,熟悉一下去论剑台的路,又仔细吩咐了他,以后每天清晨青儒要自己知道起来去太极广场上晨课,随后再去论剑台上练拳脚功夫。

“论剑台上有不少师兄师姐在切磋,你扎着马步看,也当做是参考。”

青儒点头,表示自己记下了。

“回去再把我那盏灯笼翻出来,你拿着走山路用吧。”

“谢谢……”

 

柳词抱着剑在前面走,指点着青儒如何去分析论剑台上的几位切磋。青儒吞了口唾沫,盯着地上被磨得圆润的青砖棱角,像个人形跟宠跟在柳词的羊屁股后面打转。

 

“你怎么了,发什么愣呀。”

“没……没有,”青儒的嘴唇动了动,从眼角偷瞄面前人的脸色,小声的唤了一声“……师父。”

 

柳词也楞了一下,他在人生中好像还是第一次被这样一个小乖崽这样称呼。虽然已经自诩为老年人的柳词也竟然罕见的有一丝羞涩。

他舔了一下嘴唇又把目光避开。


“嗯,叫的好听叫的好听。”柳词用力在青儒脑袋上揉了一把,企图以说骚话蒙混过关,可惜好像没人给他这个机会。


“……云母眼你笑了吧?”

“老飘你tm嘴都歪了呀!”

“cnm青冥如风都说了让你别写了!!!!!”

评论(1)
热度(8)

© 阿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