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良是个好人。

帕梦-五次帕拉德想告白,有四次被拒绝了

*我流帕梦

*有OOC注意



壹、

 

十岁的宝生永梦小朋友总是埋头在游戏里面。

游戏里面跳跃的二头身可爱造型、欢快的电子系背景音乐、都能够暂时填充永梦那颗小小的、充满灰败感与无法自洽的心脏,让他的世界变得缤纷起来。

 

所以,今天,未来的天才玩家也在和自己的bugstar激烈对战,把外面hard模式的魔王关在身后。

 

永梦房间里藏着的高高大大的bugstar为了把自己也缩进地上的矮桌和自己的小主人挤在一起,干脆把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数据化,体温拟态到与小主人同样的程度,两个人挤在一条小小的儿童用毛毯里,手指敲打着游戏手柄,噼噼啪啪的响。

 

帕拉德今天并没有使出全力,他的小主人又摔倒了,掌心蹭破了,手肘也滴滴哒哒向下滴血。帕拉德帮他简单处理了一下,两个人一起把创口贴贴上就当是最后的治疗手段。所以永梦不得不把游戏手柄放在矮桌上,用受伤比较轻的左手去按按键,他们也不得不把动作联机类游戏的环卫解密类,防止永梦热血过头动作幅度变得更大,把伤口扯开。

 

“为什么永梦总是这样摔倒呢?”

帕拉德曾经在永梦缝针的时候替他出来抵挡疼痛,那时候,他借着永梦的眼睛好奇的观察医院的同龄孩子,似乎没人像永梦那样十步一倒、五步一摔,也不像他那样掌心爬满细小的伤痕。小孩子细白的手上,血丝和泥土混合在一起的效果格外吓人。

 

“因为永梦太不小心了。”永梦在自己给伤口消毒的时候,眼眶总是红红的,却不会掉下泪来。

可是帕拉德觉得怪怪的,永梦的心里好像不是这样说的,他耳边恍惚间划过小孩子细细的哭声,就好像玻璃上停下了一只小鸟,拍打翅膀又飞走那样轻微,但是帕拉德还是敏锐的听见了。这样的不协调感,传染的帕拉德也变得有些难过起来。

“永梦说实心脏的地方有点不舒服,为什么呢?我的心脏不在跳动了吗?”

 

对于bugstar的存在和生理知识都极度匮乏的永梦盯着帕拉德露出困惑的表情:“我想不是的,老师告诉永梦,心脏不跳的话,帕拉德大概会死的。死了的话就不会动了。”

小孩子跑过去,把脑袋贴在帕拉德的胸口试图听他的心音。

“大概,帕拉德的心跳是变慢了,变轻了,我才会听不见,帕拉德才会不舒服吧。”

 

帕拉德顺势伸手把永梦抱在怀里,低低地嗯了一声。

 

 

“帕拉德帕拉德——”

“嗯?”

“我想看你打掌机!”

小朋友躺在被窝里以后总还是要兴奋一会的,永梦把身边的bugstar摇晃起来,两个人蒙着被子按亮小小的掌机,嘻嘻哈哈的玩了起来。

 

“那个,永梦。”

“嗯?”

永梦揉了揉眼睛,创口贴下的伤口在掌心蹭出一道小小的血痕。

 

“我呢,最喜欢和永梦一起打游戏了。”

“我也是哦,帕拉德。”

“和永梦一起打游戏的时候是我最开心的时候,嗯,真想一直一直——和永梦这样玩下去。”

 

“我不会走的,所以永梦不要让自己受伤好不好?”

 

回答他的只有小朋友细细的呼吸声和游戏通关后的屏幕闪光。


评论
热度(30)

© 阿良 | Powered by LOFTER